首页 > 新闻人智库

相差20岁的忘年之交,携手登顶地球最冷高峰_户
2019-11-21 01:48:04
Tamara Lunger amp;Simone Moro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Pik Pobeda

比克波比达(Pik Pobeda),海拔3003米,不仅是西伯利亚北极圈内最高的山,也是地球上最冷的地方之一,这里冬季最低气温可达到零下71.3摄氏度。

2019年2月,意大利登山家塔玛拉·朗格(Tamara Lunger)和西蒙尼·莫罗(Simone Moro)来到这里,他们的目标是就是这座山脉中的最高峰Pik Pobeda。

这是这座海拔3300米的山峰第一次在冬季迎来想挑战它的客人,之前没有人在冬季攀登成功过,Simone因此将这次探险称为「地球上最寒冷的山峰,史上最寒冷的攀登」。

这对往年之交,在他们成为搭档的将近第十个年头,决心挑战这座山峰。

01

首次同行

一天,意大利贝加莫(Bergamo)的高中体育教师Barbara下班回家后,向她的丈夫、著名的喜马拉雅登山家Simone提到,她有一个学生对登山运动表现出相当大的潜力和兴趣,并想成为一名高海拔的登山者。

这个学生就是Tamara Lunger。早在2002年,15岁的她就开始以登山滑雪运动员的身份参加各种比赛,并进入意大利国家队,屡次获奖。然而对于Tamara来说,她想挑战的,还远不止这些。出生在意大利名山多洛米蒂山(Dolomites)脚下的Tamara从小就和父亲Hansjorg Lunger(意大利著名登山滑雪运动员)学习登山、滑雪。「她好像天生就知道怎么游刃有余的应对高山」Simone如此评价她。

当时的Simone已经征服了世界上的很多高海拔山峰,包括珠穆朗玛峰。

攀登高海拔的山峰,更像是在极限世界里进行一场超越极限的挑战。而选择这项运动,就是选择了走在人类极限的边界。对登山的一腔热忱让两人一拍即合,成为登山的搭档。这一年,Simone 41岁,Tamara 22岁。

Simone Moro(图左)和Tamara Lunger(图右)

摄于干城章嘉峰营地

Simone邀请Tamara参加2009年的喜马拉雅山探险。他们的目标是8188米(26864英尺)的卓奥友峰(Cho Oyu),世界第六高峰。

但由于那年中国关闭了西藏和尼泊尔的边界,他们没能登上这座山,不过这并没有使他们停下前行的脚步。

02

生死之交

时间快进到巴基斯坦时间2019年2月26日上午10点,彼时,他们正在南迦帕尔巴特峰顶以下几百米的地方。这是第一次有登山者在冬季尝试攀登这座山--冬季登山的恶劣环境所带来挑战非常艰难,反季节登山的成功率只有正常攀登的15%。它的风险性不言而喻:极寒天气、冰裂缝、雪崩,死亡地带的任何一种不确定因素都会让你命悬一线。

和他们一起的还有另一支探险队的另外两名登山者:西班牙的Alex Txikon和巴基斯坦的Muhammad Ali。

在攀登路上,Tamara向Simone坦承,她可能无法靠自己下撤。「她告诉我,‘我可以爬到山顶…但没有你的帮助,我不可能安全下撤了’」Simone说。「这句话可真够吓人的!由于我们都是独立行动,团队里没有任何绳索。如果她需要我们的帮助才能下山,这会为所有人带来很多麻烦。」

在冲顶之前,强烈的高原反应和低温环境已经让Tamara筋疲力尽,尽管如此,她还是选择与她的导师和两个新朋友一起冲顶。

如果Tamara能成功登顶,她将成为第一位在冬季首次攀登即登顶8000米高峰的女性。全世界只有27人在冬天登上过8000米高的山峰。

Tamara最终在距离顶峰约10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西蒙尼说:「我们以为她会成功。她离山顶只有二三十分钟的路程。但她完全没了力气,脱水了。她知道如果爬得再高就会把我们也置于危险之中。因为我们也累坏了。」

西蒙尼等三人最终登上了山顶。就当他们在山顶拍摄照片时,Tamara转身,独自下了山。

图为Simone(右二)、Tamara(左二)在南迦帕尔巴特峰

「这是我在整个登山生涯中第一次在山上看到如此聪明、冷静的思维方式,」Simone说。如果她成功,这将是一个历史性时刻:她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位在冬季首次攀登即登顶8000米高峰的女性。但她在为我们,为整个团队着想。「这是我在攀登中看到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之一。」

这次特殊的远征,拉近了Simone和Tamara的距离,「我们建立起一种独特的联系」,在采访中,Simone笑着答道。

03

登顶

2019年初,Simone和Tamara踏上了攀登北半球最冷的山峰——比克波比达峰的旅程。

探险队于1月下旬飞赴雅库茨克。这是一个约有20万人口的小城,位于西伯利亚大陆深处,是北半球最寒冷的地区。探险队到达时,首先迎接他们的是零下40摄氏度的低温。

2月11日,Simone Moro和Tamara Lunger决定,山上能见度足够好,登顶黄金时刻已经到来。

视频讲述了Simone Moro和Tamara Lunger攀登比克波比达(Pik Pobeda)的全过程。

这是一次漫长的攀爬,同时也是一次技术上极具特色的攀登。在如此陡峭的山峰上,如果出现任何意外,被营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在攀登了7个小时后,Simone Moro和Tamara Lunger终于于15点37分到达了西伯利亚切尔斯基山脉(Chersky Range)海拔3003米的比克波比达的顶峰。

Simone和Tamara在比克波比达顶峰合影

作为将近十年的搭档,Tamara和Simone一起尝试攀登过很多山峰,也有很多次以失败告终。

但Simone和Tamara认为,攀登运动最重要的是在登山过程中带来的体验,以及两人之间逐渐密切起来的联系。

Tamara在谈起Simone时说 「他真是一个人所能拥有的最好的搭档」。

登最高的山,走最险的路,挑战人类极限,让不可能成为可能。这是所有登山爱好者的终极理想。而登山的意义,远不止于此。

对于因为热爱而相遇的人们来说,信念是他们最坚定,也是最珍贵的力量。他们在面对险峰时相互鼓励,在面对失败时相互慰藉。

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有人陪伴,总好过一个人踽踽独行。

-END-

文|Annabel 排版|Annabel 编辑|toby



Copyright (c)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依据国家《互联网管理规定》,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内容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