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人智库

山一程、水一程,2019_户外
2020-01-19 01:48:03

手记:

既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

更没有能力改变历史的进程,

相反,一个人的路上曾有过放弃,

然而,次年卷土重来。

从狮泉河到措勤,再到当雄县,

当走过波澜壮阔的藏北阿里才发现,

你不过是风中的一粒沙,

在大自然面前,你的渺小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都说风景在路上,在分享游记前,开篇先上传几张藏北骑行“一错再错”途中那些美到“令人发指”湖泊照片,从中你或许能窥探到最极致的西藏,恰恰是人们梦想中努力要寻找失去的“远方的家园”。

错那错(位于亚热乡北数公里处)
仁青休布错-1(雨过天晴)
仁青休布错-2(即将翻越5146米的噶拉山,途中回望)
扎布耶茶卡(风云变幻的一天)
打加芒错(位于22道班-措勤的S206省道上)
打加错(位于22道班-措勤的S206省道上)
帕茹错(位于22道班-措勤的S206省道上)
扎日南木错(华为P20 Pro手机拍摄)
无名小湖(只因为有山、有水,湖盆中还有几处数不清的牛羊,那一刻被感动到了)
当惹雍错-1(直到走进湖边,捧起一把湖水品尝,你才解其中滋味)
当惹雍错-2(站在文部南村白塔高地远眺)
当穹错(一个正在消失中的湖泊)
恰归错(公路途径湖畔)
色林错-1(雨后的彩虹桥,跨越整片山谷)
色林错-2(正中为伸进湖中的半岛)
错鄂湖(与色林错一路之隔,未来,不知是否会被色林错兼并)
巴木错(从山口处远眺)
纳木错(西藏第二大湖,游客热衷的热门景点)
那根拉山口(翻过这个山口,我们的“一错再错”骑行即将终结)
游记全部更新完毕!
写在前面的话
时间总是无情地碾压一切过往,有些闪光的片段其实并非遥远,靠着回忆和幻想,许多片段浮现了,然后消失,消失之后又浮现,在纷纷扰扰的生活中,却能真切感受到记忆终将走向淡化,是时候将一段经历整理成文字,分享骑车人如何在逆境中追逐自由的色彩,如何在绝望中思考生命的价值、剖析旅行的意义。
藏北阿里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地区之一,那里山峦起伏,湖泊星罗棋布,原野辽阔无际,拥有高原上最独特的自然地貌,最美的暗夜星空,最具影响力的国家公园群,最有活力的生物多样性地区。

骑行阿里中线,通常是指:

1、狮泉河→革吉县→雄巴乡→亚热乡→措勤县→文部南村→尼玛县→班戈县→当雄县→拉萨;

2、霍尔乡→亚热乡→措勤县→文部南村→尼玛县→班戈县→当雄县→拉萨;

3、22道班→措勤县→文部南村→尼玛县→班戈县→当雄县→拉萨;


以上是三条起点不同的正骑骑行路线。所谓“正骑”,是相对于从拉萨出发逆骑而言。每年五至六月、九至十月,是阿里中线最佳骑行季节。七八月为高原雨季,亚热乡到措勤县、文部南村再到尼玛县之间路况极差,再加上冰雪融化、河水时常泛滥,不建议贸然前往。

途中平均海拔多在4500米以上,尤以散落各地的高原湖泊为最,其湖泊数量约占全国一半以上,大多养在深闺人未识,更由于海拔高、路况恶劣、岔道多、极易走错路因而迷失方向,因此,阿里中线素以“一错再错”闻名于世。

人生步履不停,总有那么一点来不及。

人生最美好的珍藏,正是那些奋力拼搏过的时光,不要等到暮年回首,才看到心中的野兽。

打开一段尘封的往事,藏北阿里中线一错再错骑行穿越,发现最极致的西藏,还需从那一年夏天开始……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MzA3NDEyNzA5Ng==.html

自序

每年的春夏之交,遥远的南国总是充满青春骚动、闷热难耐的季节。远行的骑车人如往常整理旅行所需,尽最大可能做好功课,事实说明,周密细致的旅行事前准备是成功完成目标挑战的重要前提。我深知即将踏上一条十分艰苦的道路,如果准备不充分、不到位,骑行挑战很可能半途而废,甚至走上一条不归路。

出发前,自行车需重新评估安全操控系统,除了更换全新的内外胎以外,还对其它磨损零部件检测,该更换的更换,直到调试满意为止。按惯例,自行车及驮包行李提前一周到火车站办理中铁快运手续,因为有过往出行经验,过程简单有序,在此不再赘述,话说很快就到了乘火车离家出发的那一天。

我的自行车及其装备

2019年6月26日,一个平凡的日子。

每天早晨,我们习惯在外面餐厅享用早餐,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生活,这已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今日我将远行,面对颠沛流离的前路,特地点了份丰盛的港式套餐,就当吃顿好的为自己饯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去去来来,来来去去,告别——恐怕是亲情之间最难以割舍的一幕。

人的一生,就像乘坐一辆没有返程的列车,到站下车,办妥事情再上车继续出发,谁也不知终点在哪里?还有多少站?还需多长时间?在我们的文化里,凡事力求顺顺利利,至少一路平安抵达终点,不过,这只是人们对美好的愿望一厢情愿罢了。

这是广州-拉萨直达列车,到青海西宁还需换乘另一列特制的“供氧”列车

随后乘坐广佛地铁直达广州火车站,在火车站候车室意外邂逅三位骑行印度的朋友,我们乘坐同一列火车前往拉萨。不管是我的“一错再错”骑行,还是南亚次大陆之行,这些未知的前路注定为骑车人烙上最神秘色彩,犹如飞蛾扑火,每个人都对未来充满期待。

左一、右一是在广州火车站偶遇去印度骑行的朋友,在西宁火车站换乘间隙在月台上合影留念

当列车徐徐离开沿海城市广州,我的心境一下子空荡荡的,仿佛卸掉千斤重担,远离杂事缠身的俗世,竟然有点儿不习惯起来。列车上的生活环境总是从陌生状态开始,上下铺的过客,以及稍纵即逝的窗外景色,紧随列车前进的节奏,一遍遍在我的脑海中翻滚。

从起点站广州上车的人并不多,卧铺车厢里还有许多闲置,直到夜间经过湖南长沙、湖北武汉才客满为患。由于前两年坐过火车去吐鲁番,广州至西宁段算是轻车熟路,沿途除了经过繁华的都市,列车大多驰骋在郁郁山野,只有快进入甘肃省界,漫山荒凉才映入视野。我唯一的哈尔滨同伴,此时,即将从甘肃兰州赶往青海西宁,傍晚七时,我们将在西宁同一列火车相聚。

列车上人来人往,起起落落,然后,继续颠簸的旅程。睡在我下铺的是一个年青小伙儿,一路上沉默寡言,大约一个人闷闷地刷着手机,在那些百无聊赖的时间,假如没有一丁点儿自娱自乐精神,时间就是一种折磨。比如,像换了另一副皮囊的我,聊天成了我和周围世界友好相处的方式,我发觉自己几乎和每个人都能聊上半天,原来,我更愿意做一个旁听者,倾听他们家庭中的变故,生活中的唠叨,但,最令人感怀的是他们对未来向往的精神寄托。

当列车缓缓驶入青海省西宁,匆匆带上行李换乘另一列“供氧”列车,在这趟列车顺利地与队友实现汇合,它标志着我们的高原旅行正式开启。

在广州地铁站看到的公益广告,宣传的“正能量”感觉很契合本人即将的远行
西宁火车站
进藏途中即景
进藏沿途风光一览

从广州乘坐列车进藏,5000公里54个小时旅途生活,于第三日下午五时终于安抵拉萨。经历成长,走过繁华,回归平凡和宁静,对于我,拉萨的阳光和空气总是那么新鲜。


离开拉萨火车站,开启手机导航直奔计划中位于仙足岛的“蓝天客栈”下榻。客栈老板是一位曾经为游记《北方的空地》(杨柳松著)作序的轮椅女孩,电影《七十七天》中女主原型即是来自她的真实事迹改编。遁寻无数户外人的足迹,我们来到蓝天客栈附近,然而,客栈并没有任何指示标识,手机地图导航飘移不定,费尽一番周折,终于找到传说中的“蓝天”。这是幽居在静谧状态下的拉萨人家,普通藏式民居的门脸,无怪乎初来乍到的我们几次从门口错过。别致的小院堆放着许多盆花,正赶上花期,争奇斗艳的怒放如同蓝天一样美丽。

六月的拉萨,依然寒气逼人,黄昏时分开始下起毛毛细雨,由于保暖衣物存放在驮包,明早才能到火车站取回,随身的皮肤衣看来只能勉强应付一晚,随着夜色降临,我和队友快步在拉萨街头搜索晚餐目的地,江苏路有家刚开张的餐厅看起来不错,就是这家了。

傍晚拉萨街景
位于仙足岛的“蓝天客栈”

晚餐之后返回仙足岛驻地,刚踏进蓝天家门槛,只见一楼客厅人头攒动,难道又有驴友入住?受到聊天气氛的感染,我们决定来到现场一探究竟,女主人蓝天赶紧邀请我们在一旁落座,然后娴熟地泡着功夫茶,淡淡的芳香,开始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我们俩就这么安静地一边品茶,一边聆听来自另一个朋友圈的声音。

坐在沙发中间一位头戴红五星遮阳帽的朋友似是今晚刚从北京飞来,似曾相识的面孔,在幽暗的灯光下又不敢确定,忽然间想起那本《北方的空地》。

我问:“您是杨柳松么?”

那人俏皮地回道:“我是他弟弟”。

众人不禁哈哈大笑…… 我窘迫地耷拉着头,有个长满络腮胡的汉子赶紧数落着他为我解围,大家环视一笑。从他们聊天中得知,就在昨天晚上,《神的孩子都要去西藏》一书作者“西藏假想敌”李翀在文部南村因车祸去世,这位西藏户外圈第一人,专注藏地深度旅行十年资深玩家——神的孩子却永远留在了西藏。噩耗传来,众人不禁为之惋惜、缅怀。文部南村正是我们此次藏北骑行路上最重要的一个节点,坏消息正在悄无声息给我们的前路蒙上一层阴影,然而,对于即将上路的我们,似有不祥预感发生。

夜色已深,我们起身告别回到房间,简单洗漱后安寝,一宿无话。

次日一早退房,按计划找到前年在大昭寺附近住过廉价的卓吉客栈,因为这里更靠近拉萨核心闹市区,出入更方便,计划在此逗留两晚。

将单车行李安排好之后,上午在拉萨街头闲逛,购买路上所需的气罐,然后围绕布达拉宫徒步一圈,下午再到拉萨人民出版社为自己两本游记《天堂雨》、《那一月》寻找出版机会。汉语编辑部计美旺扎主任热情接待了我,因有从前出版过“孤独骑者”李聪明先生的游记,计美主任让我把书稿留下,年底内部选题会待定。希望总是有的,虽然我时常碰壁。

次日已是六月底,早上睡到自然醒,九点钟前往仓姑寺体验藏式早茶。孰料仓姑寺早市如寒夜一样冷清,不知是换了地方,还是旺季的汹涌人潮没有到来,这里是紧邻大昭寺旁边唯一尼姑修行寺院,照例一壶甜茶,一碗凉面,牦牛肉包子要到十点钟后方可供应,阔别两年,还是那个味儿!


刚到拉萨那晚,偶遇一位的士司机,那人吹嘘说微信群里有越野车可连人带单车及行李一起帮我们捎到阿里,我们将信将疑,果然夜长梦多,事情一变再变,谈好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总之不靠谱,好在两手准备。

从仓姑寺回到卓吉客栈,按计划骑上单车轻装前往北郊客运站打探去往阿里的客运班车。自当年6月起,拉萨至狮泉河班车由大巴转为中巴,由于中巴车顶没有货运架,下层行李仓空间有限,自行车托运成了一件棘手事情,这在以前真不是一件事。欣慰的是,车站工作人员尽力帮助解决,就在我们一筹莫展,事情有了转机。办法总是有的,两辆单车被搬到二楼,然后放置到中巴车顶,并找些填充物、纸箱皮隔开,路上起到缓冲作用,但愿两辆单车一路顺遂平安。

然而,我们的众多驮包行李还躺在大昭寺附近的卓吉客栈,车站里一位藏族胖叔马上安排一辆小货车载着我们心急火燎疾速返回,并约定在拉萨西郊柳梧立交桥附近上车。预定的两晚房费只好舍弃,纯朴善良的小货车司机耐心地在巷子口等待,等到我们拎着大包小包出现,终于可以放心地驱车离开,后来提前抵达城西柳梧立交桥上车地点。

如何将自行车拖运?车站工作人员自有妙计
这是自行车装车后,在出发行驶途中于路边歇息

去往阿里地区首府狮泉河镇的路上,先在G318线行驶,然后在拉孜县查务乡与G219新藏线衔接。一路山高路远,预计次日下午四时抵达,又将面临一个不眠之夜。车窗外,熟悉的美景快速被抛在车后,不由得想起前些年骑行G219新藏线的往事。

三人行一路共患难,从叶城到狮泉河,从狮泉河再骑拉萨,一样的路,却有着不一样的心境,是时空改变,还是境遇不同了?

昏昏沉沉挨到天亮,睁眼已到帕羊镇停车早餐。餐食还算可口,不菲的价格自然可以理解,下一顿饭下午到狮泉河才能吃上。

每年六、七月份,正是外出读书的藏族孩子返乡之际,他们享受免费的教育优待同时,就连车票旅程费用统一由学校解决。我们乘坐的这趟车即是学生包车,21个学生亦是21个烟民,在有限的车内狭窄空间喷云吐雾,他们乐此不疲。车厢里卫生环境每况愈下,垃圾筒填满后,地上满是孩子们随手丢弃的纸皮果壳,污浊的空气压得人喘不过气,司机的多番警告置若罔闻,这是一群被宠坏的一代。

下午,一步步接近目的地,不断有孩子招手下车,继续前行的我们如释重负。当翻过狮泉河达坂,狮泉河镇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狮泉河,我们又回来了!

按照预期时间,班车准时停靠在狮泉河车站院内。司机从车窗里爬上车顶,小心翼翼取下单车,除了发现队友的单车刹把断裂以外,其它部位基本完好。后来才发现,队友的保温杯遗落在客车内,时过境迁,取回已不可能。

骑上自行车找到临街一家宾馆入住,计划待两晚,剩下的有限时光则用来打发,尽快适应高海拔环境的寒冷干燥,零距离体验高原上强烈的紫外线。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队友在一家自行车铺子终于更换被震断的前刹把,在这个遥远偏僻的高原小城,难得还能找到解决方案。

唯一的哈尔滨队友
来自广东的作者本人

狮泉河镇街道上行人稀少,游客更是寥寥无几。城市改扩建工程已近尾声,与前些年尘土飞扬的印象形成鲜明对照。一排排新建筑拔地而起,全新笔直的柏油马路贯穿全城。在这里,小商贩多来自内地,他们不辞劳苦数千公里长途奔波,大多是为了谋求生计,很少是像我们单纯为了诗和远方。

藏北阿里拥有世界上最丰富多元的自然景观,雪山、湖泊、草地、沙漠、白云、蓝天…… 地理和气候的跨度,有助于物种的形成与保护,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这样潜在的美丽张力。穿越四季,在路上,我们即将参与到传奇背后人与自然最真实的故事。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kxNDE5NDM3Ng==/v.swf

藏北延时摄影片段,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赏。

不定时持续更新中.......

D1阳光很美

时间:2019年7月3日

起止:狮泉河-革吉县

海拔:4295米-4515米

里程:117公里

骑行难度:D1级

心情是阳光的挚友,也是阳光的死敌。虽然我们已经拥有多次进藏长途骑行经历,然而,在面对沧茫的高原、未知的前路,当告别狮泉河之余,也曾意外地让我们获得了晴朗天气而兴奋,对于行者来说,路上的阳光有时甚至比美食更加重要。

上午八点,我们准时从狮泉河出发。从狮泉河到革吉县城,手机导航往往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出城往东北方向,经过狮泉河水电站大坝水库,然后是长长的搓板烂路。第二条路即是出城往东南,途中过左左乡,现已是全新柏油路,我们当然选择后者。

恰逢狮泉河某校重要活动,城区部分路段被警察封路,在城区骑车绕行半天才找到去革吉的路口。在城区边缘,尽管没有任何观众,我们仍旧搞一次简单的出行仪式,无非是把设置好的运动相机固定在道路一边,两个骑车人依序招摇过市,呐喊着:“一错再错,我们来了!”对即将上路的骑车人,朴素的仪式感有时更像是一种使命感,更是顺乎自然的求生期盼和对美好未来的祝愿。骑车人珍视每一步丈量世界,获取到的无处不在,从不毛之地的戈壁荒滩,到绿意盎然的湖泊湿地,从严寒荒芜的旷野到有了人烟的小镇,哪里有人生的风景,哪里就有骑车人的背影。

离开狮泉河的早晨,出城一路向南远去......

骑行数百米有公安检查站,按惯例下车接受检查,警察见是骑车人便摆手放行,身后的自驾越野e族乖乖的排队停车,拿出证件登记。

离开检查站几公里就到了位于路边加木红柳公园,这是一处在河滩建造起来的红柳湿地保护区。想起那年骑行新藏线路过大红柳滩,找遍小镇也没发现红柳树,这儿倒是野鸭成群,绿树成荫。在这片红柳树和荆棘丛生的自然生态区,想要深入探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骑车人的到来,大量的蚊子开始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我们在骑行新藏线早已领教过高原蚊子的利害,草草拍了几张照片便落荒而逃。稍后,重新回到公路,继续沿狮泉河河谷骑行。

出狮泉河,即遇指示牌
在指示牌前留住这一刻(我唯一的哈尔滨队友)
乍暖还寒的早上,只要有阳光,心里就是温暖
加木红柳公园门前一排柱子
合影自拍一张
狮泉河郊外“加木红柳公园”,真的没啥可看,不来吧,总感觉这天少办一件事

宽阔的河谷布满红柳,斑驳的时光哗啦啦地流淌着,阳光普照,并予人无限温暖,耳边轻轻传来许巍的歌,从前的心绪终于得到释放。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许巍的歌总能触景生情,甚至直指人心。穿过狮泉河大桥,公路进入河谷右侧。其实,道路两旁早已被群山包围,较高的山头,积雪残存,这是时间与气候的拉锯。不知从何时起,纯净如洗的蓝天悄悄闯进几朵白云,不过,太阳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以至于到革吉县都是天高云淡。

过狮泉河大桥,道路在峡谷中由左侧穿到右侧继续
红色的山体,在蓝天映衬下非常醒目

上午的骑行状态,可以用“悠闲”两字概括。天气晴朗,高原上的美景常令人惊叹,风景在路上,这句话确有一定道理。美景是大自然的馈赠,运气是老天的赏赐,在长途跋涉中,谁也不知道下一站天气会怎样?我们最担心的,莫过于天气的多变,以及缺氧状态下,环境对人的影响。

第一天上路骑行,仍然能感受到呼吸的压力。道路总体呈上坡趋势,眼前的河谷起起落落,这样的路况其实更消耗人的体能,但并不妨碍骑车人快速适应环境。上午气温逐渐升高,山谷中高寒气流加快,风声开始在耳边呼啸。根据过往经验,每天下午两三点过后,高原上时常会莫名地刮起大风,且风向不定,不管从哪个方向骑行,总觉得阻力重重。

第一天上路骑行,山谷里连空气觉得很新鲜
狮泉河,既指阿里地区所在地“狮泉河镇”,又指发源于冈仁波齐附近的森格藏布(汉语称“狮泉河”)
狮泉河到革吉县城柏油公路,基本上与狮泉河携手并行

时间催人脚步,当想到可怕的大逆风,两个骑车人的踏频都加快了。

奔驰在宽阔的河谷,偶尔有来往的车辆大都一闪而过。太阳很快被一片乌云笼罩,没有了阳光,气温骤然变凉。风声、喘息声混杂一起,早餐获得的能量很快将消耗殆尽,左左乡还有几公里路程。

沿途散落少量人家,不过,这并不能说明阿里的人口密度怎样。劳作、生存和食物,把人们的生活关联起来。对于牧区的藏民来说,放牧给他们挣来了盖房子的钱和生活的基本来源,孩子读书的钱多数由政府资助,他们的日子一天好过一天。随着骑行深入,越来越感受到牧民的淳朴、藏北的荒凉。每当藏族小朋友看见骑车人,他们很远朝我们呼喊:扎西德勒!那种难以言表的亲切让人过目不忘。

路过一处村落,要格外小心藏北的狗!

然而,藏北的狗却又是极凶的。当我们疾速路过一处人家,刹那间从藏家小院窜出两只狂吠的狗,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口就要吃人。说时迟那时快,眼看追到单车右侧脚跟,我本能的抬起右脚直起身,居高临下厉声大喝,当人与狗交换过眼神,狗终于露出胆怯,以不变应万变,直到它选择退缩为止,狗主人傻傻地站在小院门前目瞪口呆。短暂的一幕,人畜冲突总让人心有余悸,好在没有任何接触。

继续往左左乡进发。。。

翻过一个垭口,左左乡近在咫尺,然后,放坡到底。乡上几十户藏族人家真正能吃饭的并不多,好容易找到临街一户人家可以做蛋炒饭。藏人做饭保留了米饭最原始的风味,米饭高海拔地方只能用高压锅煮熟,藏式蛋炒饭除了油盐以外,不用添加多余的调料,末了在顶上撒些绿色葱花表示大功告成,谢天谢地有饭吃,总比一无所有饿肚子来得实在。

左左乡到了。在狮泉河到革吉县途中,在左左乡吃午饭成了不二选择
藏家做的蛋炒饭,能吃饱就好。不过,这一小碟饭,下午的行程够呛!

下午路上很难遇到补给,临走前将水壶灌满热水,这是温饱之外的满足。离开左左乡,真正意义上的阿里才得以呈现。然而,越是远离城镇,蔬菜就越发稀少,长途骑车人没有条件吃到新鲜的蔬菜,只好每日定量口服维生素C片。

下午,太阳失去活力,天空变得阴沉。骑行没多远,路过一个岔路口,有路牌指示,离开柏油路右转230公里即是去往亚热乡的搓板烂路,直行74公里抵达革吉县城,这是上好的柏油马路,也是此行计划中的路线。

有柏油路当然走好路,路牌当作交通资讯吧
看,右边这个便道烂路可抵达亚热乡,我们可不想这么早进入搓板路

短暂的歇息之后启程,天空重归一片晴朗和宁静,此后是一段绵长的缓上坡。西藏的公路时常给人错误的视觉信息,目测是平路,有时却是缓坡,当你累得半死、长吁短叹的抱怨,其实,我们一直在上坡,只是潜意识里不知道罢了,人生的境遇又何尝不是?

棉花团似的白云低垂着,时光悠悠,就这么慢条斯理、气喘吁吁朝前骑行,蓝天下,不得不为今天的晴朗天气叫好。在路上,给人一片阳光,骑车人就能感动半天。

午后,一天最美的时刻
只有两个骑车人游离在藏北的时空里,路上再没发现其他人的存在

下午三点十分,终于骑上坡顶,说是垭口,看上去与平路无异,除了路边的风马旗,再无其它任何有价值的标志物了,喘口气晒晒太阳也挺好。

放坡总是畅酣淋漓的过程,就像足球场上过五关斩六将的射门,一气呵成。这里和险要的川藏线、新藏线不同,你完全被和缓的山谷包围,虽然风声不绝于耳,道路却是直白的大写“未完待续”。公路在山谷里穿梭,只需掌握好方向,尽情地享受滑行的喜悦,这是一天中最轻松惬意的小时光。

如果总是这样的美景,也会有审美疲劳
狮泉河河谷沼泽地带
道路沿着狮泉河继续
这里是狮泉河风光最优美的一段,
天空蓝的发紫,蓝的有点儿不真实。但,这就是那天的下午蓝!
跨越狮泉河上革吉大桥
站在桥上欣赏河谷三角洲
狮泉河哗啦啦地流淌着......

在颇为得意的路上,承载时间的味道,也许会留在一生的记忆里。不费吹灰之力,一口气飙出数十公里路程。

待到平缓起伏路,午后的自然风光更加旖旎动人,我们不曾想到,这样的美景一直延续到革吉县城。由于阳光的眷顾,骑行充满闲适,大可将过去所有的烦恼统统抛之脑后。刚过革吉大桥,就能发现从狮泉河过来的S301搓板烂路在这里和大北线柏油路汇合。骑上一道陡坡,才发现一下午我们兜了很大一圈,等于环绕狮泉河河谷三角洲湿地骑行,这里是动物们栖息之地。

过革吉大桥,隐约发现从狮泉河方向过来的便道
天高云淡,绿意融融,与我想象中的藏北荒凉差之千里。也许,真正的阿里还在以后的路上......

河谷中杂草丛生,成群的牛羊在草地上闲庭信步,牧民把帐篷扎在公路边,落单的牦牛初见我们被惊吓得横冲直撞,它那憨厚的模样令人忍俊不禁。其实,真正的低头族是那些贪婪进食的牛羊,它们固守在高寒湿地日复一日重复同样的故事。

水流潺潺,生命红火,一天的经历就这样快接近尾声。

有山有水,有蓝天和青草地,人生足矣!
清澈的狮泉河河水

进革吉县城前有公安检查站,按惯例下车登记,然后骑车进城,找一家干净的客栈歇息。掐指一算,一天里十一个钟头在路上晃荡,不过是后来聊以自慰的话题。

骑自行车旅行其实很清苦,即便是顺风顺水的日子,也会有这样或那样的未知因素时刻影响人在路上一切。

进革吉县城前,好好远观这座县城吧
在县城一家内地人开的客栈入住。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到街上寻找吃晚饭的地方。能提供汉餐的极少,就这家吧,一碗饭一盆砂锅菜,味道好极了!看来,明天早餐还是这家。
第一天骑行结束。
不定时更新中......
( 本文作者 : crldesign ) 12345678910... 18下一页
下午,载有三辆自行车的一辆中巴车,浩浩荡荡奔驰在青藏公路,一路向南,很快湮没在国道109这条进藏交通大动脉上。迷糊之中,总觉得路上走了又停,停了又走。然而,不管过了多少个弯道,多少道关卡,我的梦,依然停留在藏北那一片片山山水水,以及那一串串有着珍珠翡翠之称的“一错再错”……


Copyright (c)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依据国家《互联网管理规定》,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内容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